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钓鱼执法网友质疑女子为何下车才给钱

发布时间:2020-02-03 05:17:48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我是不是遭遇‘钓鱼执法’了哟?”

“为什么没到目的地就付钱,又为什么先下车后付钱?”作为关键证据存在的视频资料,显示出现在镜头中的红衣女子,是先下车后付钱。而两名女乘客原本是要到欢乐谷游玩,却在武侯立交外就下了车。红衣女乘客又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在曾师傅面前晃了好几次,此时执法大队的人员就到了。而视频上网不久就有网友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今年4月23日,成都市民曾兴福在荆竹小区停车吃饭时,两名女士向他提出搭车请求。车未到达目的地,车上乘客要求下车,并在驾驶窗口外递出100元钞票。该场景被路边的双流县交通执法大队工作人员拍到,进行笔录后,认定曾师傅涉嫌“非法营运”,并处以其5000元的罚金。(本报8月26日曾报道)

看过视频后,曾师傅怀疑自己遭遇了“钓鱼执法”。经过行政复议,他没有得到满意答复,又将双流县交通执法大队告上法庭,要求撤销处罚决定。昨日,在双流县人民法院,此案一审开庭。

乘客还是“勾勾”处罚依据是否得当

“既然是乘客,为什么第一份笔录没有姓名、没有单位、没有电话、没有身份证号码?”在双流县交通执法大队早先提供的一份询问笔录上,只有其中一名女乘客的情况说明,但其个人信息上却只标明了居住地在成都。

曾师傅的委托代理人杨一林律师说,这次执法大队在法庭上递交的笔录,虽然写上了乘客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但经他们查询这两个信息却并不对应,该身份证号码也不存在。

执法大队称,为了保护证人权益,提交第一份笔录时,他们特意隐去了乘客的个人信息。而因为只有一名乘客愿意接受调查,所以询问笔录上只有一个人。

“就算不是勾勾,处罚的法律依据也是错误的。”在处罚决定下达时,执法大队依据的法律条款是《成都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一项。按此条例,处罚应该同时符合未取得客运出租车经营权,设置了出租车专用标志并载客3个条件。但曾师傅的车并未设立任何专用标志。杨律师认为,处罚的适用依据本身就是错误的。对此,执法大队认为,这只是理解上的问题。

关键证人未到场视频还有新发现

“她到重庆去了,手机也拿给我用了。” 在庭审前一天,记者试图联系笔录中唯一接受询问的黑衣女乘客。但接电话的人却称该女士到重庆去了,而且原手机带号码也送给了朋友使用。11月24日,曾师傅曾向法院提交申请,要求执法大队的14名工作人员到庭作证。但昨天,这些工作人员都以工作忙为由,均未到场。于是开庭时,到场的唯一证人就只有曾师傅的妻子。

“为什么没到目的地就付钱,又为什么先下车后付钱?”作为关键证据存在的视频资料,显示出现在镜头中的红衣女子,是先下车后付钱。而两名女乘客原本是要到欢乐谷游玩,却在武侯立交外就下了车。红衣女乘客又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在曾师傅面前晃了好几次,此时执法大队的人员就到了。而视频上网不久就有网友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而在执法大队向法院递交的原始视频里,又出现了一个细节:在红衣女子向曾师傅递钱的时候,画面里传出一个微弱的女声:“等一下给她充话费。”在看到曾师傅没有接过钞票后,红衣女子将钱扔进了车内。

遭遇相同“曾先生”们不少

在曾先生的遭遇见诸报端后,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一些群众打进热线反映与曾先生有相同的遭遇。但是却没有人像曾先生一样,提起行政复议不成,还诉诸法律以求公道。

在这些遭遇者的叙述中,情节、过程大同小异,特别是乘客们下车后递给司机的那张耀眼的红色百元大钞,几乎出现在所有遭遇者的故事中。

向先生,2009年12月份的一天,在青龙场附近,他把车停在路边和朋友聊天时,有人要求包他的车一天。当时他刚从海南到成都,也刚买了车作为代步工具,行驶到双华路国栋地板厂的门口时,被执法队员抓获,罚款6000元。事后,他只想取回车,缴纳了罚款后也只是自认倒霉。

吴先生,今年3月底,也是在青龙场附近,他将自己的私家车停下然后下车耍,这时有人希望吴先生送他到一个工地上去,中途还要接两名同事。商量好价钱是80块,到了目的地后,三名乘客中的一名下了车,从窗外递给他100块钱,此时执法队员冲过来要求他协助调查,缴纳了6000元的罚款后他才拿回了自己的车。

刘先生,今年7月27日,在双流白家综合市场附近,有人说希望刘先生送他到双流文星城,到了目的地后掏出100元准备付钱,执法队员上前盘问,然后他被带回交通局,最终被罚款6000多。

在这些遭遇者中,大多对于自己一时的贪图小便宜供认不讳,而对于这样的执法手段深感气愤的同时却鲜有人抗争到底。“我们不是专门开‘野的’的,这样子就把我罚了我感觉很冤枉。”吴先生向记者痛诉道。而谈到当时没有站出来质疑的问题时,吴先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们是弱势群体,当时我只想交了钱赶紧拿回自己的车。”华西都市报记者肖翔 见习记者陆阳阳

女士高跟凉鞋诱惑

海边小美女诱惑

艺术照美女

黑丝啪啪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