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3岁女儿被同学骗去卖淫父亲佯装嫖客将其救出1

发布时间:2020-06-30 15:50:52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今年3月11日凌晨,美容院老板娘查某带着两个年轻女孩,敲开了东阳五丰宾馆206室的房门。“老板,你要的小姑娘带来了。”按照房客之前要求的“特殊服务”,查某依约“交货”。

“爸爸!”门一打开,站在查某身后的女孩,突然脱口喊出,房客一把把女孩拉到身边,查某趁机溜走。

原来,房客是个苦心寻找失踪女儿的父亲,同时更是个机智的父亲。多日来,他一直跟踪、蹲点,甚至佯装嫖客,营救身陷“淫窝”的女儿。

看到失踪10多天的女儿,父亲终于禁不住,放声大哭。

前天,浙江省东阳市检察院将犯罪嫌疑人洪文元、查巧莺、胡梅以涉嫌组织卖淫罪依法批准逮捕。

13岁的女儿不见了

这个机智的父亲姓徐,江西新余人,有3个孩子,最小的女儿叶子,1997年5月出生,马上要升初中了,性格内向,是那种“乖乖女”。

今年3月1日下午3点,叶子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对徐爸爸说,想去操场跑步。叶子平常就爱好体育运动,徐爸爸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他哪里知道,直到吃晚饭光景女儿都没回来。四处寻找,都没找着叶子,徐家人报警。

叶子失踪的第5天,徐爸爸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寻找女儿时,碰上了外甥陈某,他提了个建议:叶子喜欢上网,在网上找找看吧。

陈某登录自己的聊天工具,叶子的头像是亮着的!

“你在哪里?”徐爸爸催促陈某赶紧发消息过去。

那头,叶子没有反应,不一会就下线了,陈某发现叶子的IP登录地址在金华。

女儿有可能身陷“淫窝”

之后,叶子的聊天工具就一直没登录过,手机也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唯一的线索,女儿在金华。

可是,金华这么大,怎么找?就在徐爸爸一筹莫展的时候,外甥陈某的一个网友小张提供了一条线索。“会不会被她骗走去赚钱了?”

小张口中的“她”叫胡梅,新余本地人,和他一般大,今年17岁。小张说,胡梅之前在新余混得不好,后来就去了浙江,具体做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她混得不错。

“她叫我当她男朋友,供我吃喝,养着我。”小张后来去了胡梅工作的地方,才知道原来她干的工作就是“鸡头”,一个月能赚五六万。

“知道她干这种事,我跟她断了关系。”小张说,“叶子会不会被她骗去浙江了。”

老爸机智救女

徐爸爸放下手头的生意,一路追到了浙江,过程颇为曲折,以下是徐爸爸营救女儿的自述:

听小张这么说,我一刻也不能在家待了,坐上通宵火车到金华。那一晚,我一刻都没合眼。

中午时分,下了火车,我坐上去东阳的大巴。

根据小张的记忆,胡在东阳有两个窝点,一个在教师进修学院附近,另一个在五丰宾馆边上。

虽然大致摸到地方,不过怕打草惊蛇,我没报警,在路边的一家快餐店,随便扒了两口饭。下午2点多,我找到学院边上一家叫“巧巧”的美容院,打算先在这里蹲点。

为了不引起他们怀疑,我没敢盯太紧,有的时候蹲着抽烟,有的时候站起来走走。我注意到,美容院里进进出出的人不少,都是些20多岁的女孩子,但像我女儿这般年纪的没有。

一直到晚上10点多,街上的人一下少了,没法再在街上晃,我就躲进学院门口的传达室。我告诉门卫,自己是来找女儿的,现在正“盯梢”呢。门卫让我安心待里头,还说我是“福尔摩斯”。

又过了半小时,美容院里还是没动静,我掂量了一下,这家美容院都是年纪大的,女儿这么小,放在这里肯定显眼。那么,女儿在另一家美容院的可能性很大。

照小张的说法,我找到五丰宾馆,边上果真有家美容院,上面大大四个字“时来运转”。在门外一直守到半夜12点多,美容院大门紧闭,实在被逼急了,想到一办法……

我走进五丰宾馆,服务台里有一个女服务员,我问,“你们这里有小姐吗?”服务员说有,可以帮我去边上美容院叫。

她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要找个最年轻最年轻的,说要2个。“我前两天来过你们这里,找了个姓徐的小姑娘。”我故意这么说。

服务员说好,这就帮我找,过了一会,她跑回来,说美容院老板问我是哪里的?我随口说,是湖南的。

服务员又去联系,回来告诉我,是有个小姑娘姓徐,江西人,不过人不在这里,得一会儿送到。听到这话,我心里定了一大半。

之后,我进了房间,耐心等待。大约半小时后,有人敲门,打开门是个40岁左右的女人,她带着两个女孩,我一眼就看到了我女儿叶子,我一把把她拉过来,大声训那女人,“你这么干是犯法的,知道吗?”

女人什么都没说就跑了,我报警。

被同学骗去卖淫

警方随后抓获了美容院老板等人。这两家美容院是同一对夫妻开的,老板洪文元,老板娘查巧莺,鸡头胡梅帮他们牵线介绍卖淫女,大都是像叶子这样十三四岁的江西女孩,有时胡梅自己也要出去卖淫。

“我们一般卖淫一次是130-150元,老板拿40-50元,包夜一次是300元,老板拿100元,有时候包夜是400元,老板拿150元,另外的给我统一保管。”

叶子其实是被同学介绍给胡梅卖淫的。“3月1日那天,我没去跑步,其实是去上网的,在网上碰到同学小玉,她让我到她房间玩,我去后,发现她房间里还有一个叫胡梅的,她们叫我到浙江去玩一下,我就答应了。

在她们房间住了两个晚上后,3日,我们从新余到东阳,火车上,小玉和胡梅怕我爹妈打电话来,把我手机抢走了。

3月6日,她们带我到五丰宾馆附近的一个休闲中心见了老板和老板娘,他们问我是什么地方的人、今年几岁了。我说今年13岁,是新余人。”

之后,叶子就被要求去接客了,她不肯去,胡梅和小玉就威胁要打她,叶子只好委曲求全。

4天时间,叶子被迫卖淫三次。

叶子说那几天里,她电话被没收了,不能上网,也不能单独一个人出去。

现在,叶子已经被父亲带回江西老家,恢复正常生活。

健康减肥的好方法

股票行情

股票行情

大盘走势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