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SP垄奴还是临时工

发布时间:2021-01-22 05:01:02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教育部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有不少连老网民都费解(不知道教育部的年轻公务员们喜欢上什么BBS,不会是人民网强国论坛吧?),其中“垄奴”一词至少就出现了两种解释:一种是“垄断行业的消费者别无选择只能被迫接受消费条款”、“折射了消费者的弱势地位”;另一种是“ 垄断行业里的那些不是正式在编人员被称为“垄奴”.为何被称为“垄奴”就是干的多,拿的少,如果干的多,拿的多,心理至少平衡,像那些临时工、合同工,干的活是正式人员的好几倍之多,但薪水却是几分之一,委实可怜。” 如果按照第一种解释,sp还没有资格称“垄奴”,相反是欺负垄奴的帮凶;如果按第二种解释,sp连垄奴都不如,想想sp里的bd见到运营商里面的临时工都矮几分,陪吃陪喝作践自己,为的是少扣几分(信用积分)或者多加几分(评审)。 不知道教育部怎么敢在河蟹社会里亮相这么多“奴”:“房奴”、“车奴”、“证奴”、“墓奴”、“垄奴”、“白奴”、“节奴”。如果说创造“房奴”这个词的人是一个发明,创造其他“奴”词的人就是发现了:原来中国还是一个奴才的社会,看看我们的生活中是谁为主子吧,反正不是自己。让我们处于奴才地位的原因是什么我们不敢说,只能说是垄断,好歹这只是一个经济名词。 sp论坛发起行业环境大讨论,是想在电信产业的范围内为SP说几句维护地位的话,那么把范围扩大一点,放到全社会的范围内说说如何呢?不觉得现在SP现在已经和“不良”、“欺诈”、“黑心”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了吗?难道不是SP几乎成了舆论中的社会公敌吗?SP过街,人人喊打。 在高谈阔论产业环境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追溯一下SP沦落到现在地位的原委?在呼吁限制运营商垄断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厘清一下SP和垄断究竟是什么关系?是垄断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SP的困境是活该还是需要拯救?SP是不是承担着本应该由运营商来承担的恶名?SP还有什么资本可以用来和运营商博弈?SP的价值是正面还是负面?因此清理SP是功是过? 如果对SP自身的价值没有信心,还有什么底气跟运营商叫板?如果连家底都不清白,又凭什么去面对消费者? 在产业环境讨论里最不能忘记的就是消费者,要不然什么三国还是四国的游戏,那都是自己跟自己玩。另外也不能忘了社会舆论。 平常说SP要低调,黑着赚钱就完了,没想到SP论坛忽然理直气壮高调起来,是被运营商欺负得忽然有了道德正义性了吗? 那么我也来高调地理论一下吧。 运营商的御用咨询师兼布道者王煜全,走到哪里都鼓吹(几乎所有)SP没有核心价值,只会做一些铃图加工,找个会PHOTOSHOP的中专生都能做,所以被运营商清理掉不要有怨言,怪自己不争气好了,股票市值高的时候都登山泡MM耍酷去了,没有搞点创新业务高科技。SP自己也有自卑心理,成天干的都什么呀,除了学会算计(不说骗吧)用户,什么也不会。 关于核心价值,我想请问一下:IBM和DELL,谁看起来更像有“核心价值”?IBM不用说了,它的技术全是核心,连那又蓝又深的机器挪一下位置都需要请个核心师傅过来。DELL呢,一个大学一年级学生宿舍里攒机器起家的,找个中学生就能攒,比SP更没技术含量了。结果呢,IBM的PC卖给了土土的联想, DELL却把直销电脑卖到了全球第一。 但是DELL不是有商业模式吗?它的核心价值不是技术是营销啊!说对了,SP的核心价值也是营销,SP发明和磨练了很多营销的套路,帮助运营商做市场,中国的电信增值业务规模全世界突出,SP功不可没。 并不是sp想帮运营商打工就能打的,sp这个临时工是运营商请来的。看看那些当年的新闻,鲁向东当年如何看待SP,会有些感慨吧?再想想几亿中国人使用短信的习惯,不就是短短几年间建立起来的吗?虽然SP只是编了一些段子,然后无孔不入地进行宣传,但是就是这些手段,已经大大地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以运营商当年僵化的头脑和僵化的体制,做得到这些成绩吗?如果不请临时工来干活,恐怕移动的梦网计划永远只是梦。 看起来SP做的事情很简单,可那的确是在做营销推广,是在做运营。我们天天盯着运营数字是在做什么?不断地修改流程细节是在做什么?是在体会用户的感受,是在引导(或者诱导)用户。没有哪一个传统行业可以这样在以秒计算的时间内看到成千上万的用户的行为并且随时做出调整。SP公司中的人才不断地通过小发明体现他们的聪明才智。 SP在营销的第一线,最了解用户的喜好,因此SP的价值体现的第二方面,就是代表了草根用户的真实需求。不管行业领导和业界精英如何地玩概念上档次,不管媒体大腕如何炫耀自己牛逼的资源,用户买账的还是能符合自己口味贴近自己生活的产品,哪怕这些产品只是做了最没技术含量的编辑加工,那也是精英大腕们做不出来想不到的。 如果行业被清理“干净”了,产品都“上档次”了,用户也该跑光了,连找个聊天的地方都没了。 因此,SP价值也体现在进行了最符合市场需要的产品策划和加工。SP确实就是做了点图铃聊天,顶多加点游戏。所谓创新产品,SP知道只是用来吹吹牛,做收入没戏。短信中国人就是喜欢玩,凭什么非要用户玩更高档的?美国用户还不会玩短信呢,还在玩老掉牙的电话机语音留言。 SP这些工作运营商自己干不了吗?非要请个临时工来干?简单地说是的,运营商还真没这能力;复杂一点说,就是有这能力也不会干,因为“分工”不同。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运营商做做管理还行,亲自去做业务就没戏。运营商和SP,在消费者面前玩的就是一个“角色扮演”游戏:SP违规,运营商再去处罚,赚了钱大家分(或者直接罚了归运营商),这样运营商才有地位,可以继续从用户的话单里收信息费。 之所以游戏可以这样玩,就是因为“产业环境”,因为中国电信运营商的垄断地位。试想如果中国也像美国一样,电信运营商谁想当就可以当,那用户对出现在自己话单中的莫名其妙的信息费就真的是“零容忍”了,连投诉都懒得投,直接就投奔其他运营商。电信运营商不垄断?帮运营商敛钱的SP立刻就失业。 归根结底,SP做的是用特别手段帮垄断运营商争取特别垄断利润这样的工作,确实是给运营商(也给自己)增值了。 正因为中国电信行业是相当程度非市场化的,所以电信消费的定价就不会是市场化的。一方面行政干预可以迫使电信运营商对于基础电信业务收费进行限制,另一方面垄断的地位又会让运营商从“增值”的服务中把价格加回来。政府不想消灭垄断,那也别想消灭垄断企业借自己的地位获得垄断利益。 运营商简单的高收费政策会由于社会舆论和行政命令直接压下去,而由SP违规造成的变相手机消费加价,却是只能曲折地去解决,SP分担了社会舆论的压力。你可以因此知道了为什么这种“增值”业务只能是临时工去干。 作为非市场行为的这种加价,就必须用非程序的谈判、非经济的手段进行理解。同样的道理可以用来理解黑社会获得的高利润。意大利教父考里昂的每次谈判会给对手一个“不能拒绝的条件”,那可能是血淋淋的牛头或者人头。移动运营商也能给一个用户一个不能拒绝的条件,你不想交手机费吗?那你就会突然和你的亲朋好友、生意伙伴突然失去联系,你人间蒸发了。你不想用移动吗?那你去用联通好了,联通也有SP等着你。 因为用户已经离不开手机,就失去了讨价还价的地位。马云说免费是最昂贵的,移动运营商说双向收费和双重收费(通讯费和信息费)也是最昂贵的。除非你不想打电话了。 就像曾经很多国营单位干活全靠临时工一样,运营商也全靠SP做增值。现在这临时工居然发财了,正式工难免不平衡。但愿他们不会忘了SP是靠卖什么挣的钱(我看现在已经快忘了)。 中国人比较容易承认物质的产品特别是复杂的产品的价值,看不到无形的价值。慈禧太后觉得汽车这西洋玩意好,那司机简直没什么用,不是汽车反正会自己跑吗? 营销也是种无形的东西,因为做了营销就要给产品加价?那不是坐地起价吗投机倒把吗?和万恶的房地产商有什么区别?有几个中国人能够接受? SP可比不了还能成为领导亲信的司机,在电信这个大单位里也就相当于清洁工,脏活累活都要干,你还别翘尾巴,随时能找人替了你。群发这种脏活,谁都知道不能不干,干了要挨骂你自己去挨,出了事我第一个就来处罚你。 谁让你是临时工啊?知道运营商是怎么起家的吗?固话运营商是挖沟(埋电缆)起家的,移动运营商是架基站起家的。没有挖沟架基站的,给你个群发的活就不错了。 临时工干活已经是中国的普遍现象,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应该出新版本。比如武钢某矿山的职工全退休白拿工资了,工作谁来做呢,都雇农民来做了,据说这样矿山更省钱,因为农民的工资低。咱们工人阶级真的成了领导阶级,而农民成了打工阶级。 SP招人恨的一方面是这临时工的成本太高了。凭什么拿走85%的分成啊(谁让鲁向东留下这么个遗产呢)? 另一方面SP的“营销”也做得太大发了,移动通讯通道这样的利器交到SP手里,难保不会拿来宰人。而且,宰人的手段是如此的普遍:铃声靠捆,聊天靠发,游戏靠刷,加上“有奖”靠骗,sp的这些口诀你要是不会,要么是不懂,要么是装(别跟我说你们公司特殊,我说的是普遍情况,你们公司玩的什么,就算我不懂好了)。 于是运营商开始对这个临时工不满了。况且市场也起来了,正式工人员素质也提高了,咨询师们开始推销NTT DOCOMO模式了,为什么不可以运营商自己来做营销,日本不是做得蛮好的吗? 这种情况下临时工还能临时多久呢?这是我下一篇博客要写的内容。

新浪彩票手机版下载

星之守护者

口袋联盟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