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刘欢谈唱片已死稿酬太低把歌手都榨干了

发布时间:2020-10-14 12:19:35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刘欢。

现场。

北京晨报5月1日报道刘欢,不喜曝光,不爱受访,自称习惯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懒散生活。然而,此次操刀大型古装剧《甄嬛传》的全部音乐,历时三个多月,全情投入、心无旁骛。不仅把全部剧集通看三遍,创作期间还曾到横店探班拍摄现场。

刘欢如此花费心力只因导演郑晓龙,二人的交情要上溯到1993年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刘欢透露,“我很多年不干这事儿了(不帮电视剧做音乐),这次纯粹是因为和晓龙导演的私交被拉上了‘贼船’。”对于刘欢这样量级的乐坛人物,现在选择去做某件事都以“值得”和“交情”为先,“经济考量”次之,因此刘欢现在做的好多事儿都是从兴趣出发。而对于国产剧投资方普遍轻视甚至忽视原创音乐的现象,刘欢既表示可以理解,但同时也不无担忧。

二次合作:无法拒绝

北京晨报:郑导是怎么说服你的?在创作过程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刘欢:他找我,我无法拒绝。1993年《北京人在纽约》时我们第一次合作,这么多年的交情,郑导对我很信任,我也很相信他的作品,如果是好片子,值得给它添把火。而且现在大家一谈流行音乐,动不动就是歌曲,我觉得可以在音乐方面做点事。

郑导的前期工作很到位,故事处理得特别好。其实像这类电视剧很容易注水的,别人一拍指不定水成什么样呢。郑导现在压缩到70多集,除了中间有一部分是王爷和甄嬛的抒情戏,前20多集和后20多集剧情紧凑到我加音乐时根本没有匝口。比如转场时,本应该能用音乐衔接,结果连这个间隙都没有。

北京晨报:这部戏在音乐方面最难解决的是什么?

刘欢:做插曲时在美国,还没看过全部剧集,但有几首插曲需要提前介入,因为拍的时候有些镜头演员要对口型。像《菩萨蛮》、《采莲》等必须先写出来,不然演员不知道唱什么。再回来做音乐时,整部戏看了三遍,做之前看了一遍,然后70多集的音乐,我是一集集放上去,最后放完又跑了一遍。那三个月专心于此,其他什么事儿都没干。

最难解决的算是画面的伴奏。比如她(某嫔妃)弹奏古琴,他(果郡王)吹笛儿,这俩乐器你做音乐时得有,但只有这俩也不行,形成不了伴奏,还得配上管弦乐,挺麻烦;还有,拍摄时演员是胡乱吹奏的,你作曲时还得对上他手部的动作。

北京晨报:听说你还特意到横店去探过班?

刘欢:去横店呆了一两天,因为设计音乐要把音乐的风格弄得跟场景的空间感一致,比如音乐弄大了,但它屋子没那么大,听起来就会有间离感;大殿很宽敞,但音乐写得很小,空间感也有问题。

北京晨报:《北京人在纽约》的创作过程有这么耗费精力吗?

刘欢:那时更麻烦,我是后期介入,全剧组就我一个人没去过纽约。他们已经拍完了,同期录音没法修正,不可能再做什么改动。音乐只能对着成片的可能性去做。每天做出一集、套一集,合适了就去录,录完再去贴。

北京晨报:给你的时间比《甄嬛传》宽裕吗?

刘欢:原本打算11月播,我觉得三四个月挺宽裕,但是《北京人在纽约》的总赞助商是个汽水品牌,厂家希望在夏天播。播出提前后,不到一个月我完成几十条音乐,7首歌。如果再多一个月要精致很多。

主题曲传唱:不如从前

北京晨报:这次的主题曲不及《少年壮志不言愁》、《千万次的问》、《好汉歌》等传唱度?

刘欢:我自己做的时候就想到了,但不想去考虑。做影视音乐,首先要跟作品内容和风格贴合,一致了才能相得益彰,我不想观众有跳跃感。如果大家真是喜欢,难点也会去学。如果一开始就想着传唱度,往往达不到想要的效果。

北京晨报:上世纪90年代,歌手演唱影视剧主题曲的现象很普遍,现在为什么唱的人和流传的歌越来越少了?

刘欢:原因很复杂,第一,剧组不愿意在这方面投入很大;第二,媒体很分散,大家着眼点多;第三,现在电视台播放片子都是掐头去尾,毫不留情地贴上广告,以前声音还保留,主题曲也能听到;第四,现在电视剧题材太丰富,量也大,影视歌曲都跟抒情戏相关,像警匪题材写歌就比较难。

北京晨报:你提到画面和音乐不搭,这种现象在国产剧中普遍吗?

刘欢:普遍,拍的时候没音乐,做后期时又不考虑,观众看的时候特别痛苦,演员在里面弹的琴、吹的笛,手全都对不上,一看哪也不挨着。我记得有场王爷帮甄嬛过生日的戏,王爷吹着笛子出来,音乐和手都要对上,必须严丝合缝。

创作音乐:稿酬太低

北京晨报:你提到大多数剧组不愿意投入,那给音乐人的稿酬大概是多少?

刘欢:我只能说和主演片酬差距巨大。一个一线音乐人每集稿酬大概一万元。这个很现实,公司卖片,电视台看的是演员和导演,不会因为歌曲去买一个剧。从经济角度看,真搭不起这工夫。我愿意去做,跟钱没关系,一是交情,二是值得。如果靠这个挣钱,早饿死了。

北京晨报:现在音乐市场都不景气,你怎么看“唱片已死,音乐还在”?

刘欢:唱片快成笑话了。创作者费了这么大劲,正版唱片就卖几千张,《甄嬛传》原声大碟首发三千张,这就是正版唱片的销量。

不仅仅是创作欲望。现在做音乐是要投入的,乐手、录音棚是要付钱的,你把他们都榨干了,他们怎么弄呀。现在不是积极性的问题,是生存问题。过去说出唱片是赔本赚吆喝,现在连声都听不到了。

高校任教:坚持二十年

北京晨报:腿部手术以后休养两年,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当时网络上有你拄拐的照片,看似瘦了不少?

刘欢:挺好的,那是减肥减的,有一段生活很规律。现在体重又回去了。去年有段时间在美国陪孩子,每天六点半起床做早饭,然后送孩子到学校,回家路上到健身房锻炼,两个月减掉18公斤。

北京晨报:还一直坚持在对外经贸大学任教吗?

刘欢:是。每年三个月,我教的是西方现代音乐史。学生们是选修,他们希望多懂点,但做这个的老师越来越少,又挣不到钱。既然我能做就去做点。二十多年了,习惯了。

北京晨报:还有个题外话,今年春晚你的歌曲有两个话题是热点,一是不走音,二是“淘宝体”?

刘欢:我不淘宝,真不知道那个字(“亲”)是淘宝体。那个地儿就需要一个字,有一次看新闻,好像成都交管局宣传交通规则用的就是这个字,我以为是流行新鲜词呢。

晨报记者 冯遐

■新闻链接

刘欢签售不输年轻偶像

晨报讯(记者王琳)昨天,刘欢带着《甄嬛传》原声专辑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举办签售会。

尽管刘欢实在算不上偶像派,但签售会现场却也得到了偶像歌手的“待遇”,“欢哥”的叫喊声不断。昨天,刘欢一席便装亮相,与他一起到场的还有演唱了《甄嬛传》中多首插曲的女歌手姚贝娜。刘欢一出现,便引起一阵骚动,大家纷纷掏出相机、手机拍照,闪光灯狂闪的架势一点也不输于年轻偶像歌手。

尽管刘欢谦虚地说《甄嬛传》的原声专辑制作仓促,但现场购买专辑的歌迷却对刘欢的作品评价颇高,称他的音乐最能打动人心。由于“欢哥”近年来鲜有类似签售会举行,所以不少歌迷签名后,还要求合影。刘欢近几日的出镜率颇高,上周六在高晓松音乐会上他解开发辫狂甩头发的一幕让人印象深刻,刘欢昨天笑称自己当时确实有点“疯”,“不过是情之所至,《好风长吟》这首歌会让演唱者情绪高涨。”现场工作人员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刘欢昨天签售了超过一千张专辑。

晨报记者 史春阳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南通男科医院的地理位置

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太原治疗早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