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陈贤义表示数字出版不是纸上谈兵

发布时间:2021-09-10 11:57:44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陈贤义表示数字出版不是纸上谈兵

在数字时代下,传统出版社正在形成一种共识,那就是谁能够适应新的发展趋势,加快内容和服务的数字化,更好地利用数字媒体和数字渠道传播内容,加速自身经营模式的数字化转型,谁就能够赢得未来的市场,成为数字化浪潮中的弄潮儿。近年来,人民卫生出版社一直走在数字出版的高速路上,它的两个产品体系能够在短时期内取得读者认可,与人卫社的数字出版发展战略不是纸上谈兵密切相关。人民卫生出版社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贤义对此接受了《中国出版报》的专访。

战略必须高效实施

《中国出版报》:我们都知道,数字出版是一种新的出版业态,是出版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与传统出版相比,您认为传统出版社对于数字出版还需要做哪些努力?

陈贤义:数字出版离不开两个关键词,第一个是 学习 ,第二个是 创新 。传统出版业对数字出版还缺乏更深入的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医学出版而言,国外发展已经超过了20年,有成熟的模式和经验可以借鉴;但是,别人的经验再好,也不能完全照搬。必须结合自身实际,在学习和实践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创新是全电缆铺设量大方位的,既包括内容、产品、服务方面的创新,也包括经营模式、管理模式方面的创新。

《中国出版报》:据了解,人卫社在数字出版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并将 数字化 定为了企业发展六大战略之一,请问人卫社的数字出版规划有哪些?

陈贤义: 专业化 数字化 市场化 多元化 集团化 和 国际化 是人卫社的企业发展战略,人卫社制定的 数字出版战略规划 ,是人卫社的一个二级战略规划,它确定了2020年之前人卫社的数字出版战略目标、战略选择、战略实施以及考核评价,就是要保证 数字化 战略的有效实施。对于人卫社这样的传统出版企业而言,做好数字出版必须解决好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要解决业务运行的机制问题。我们成立了一个新的公司,让它全面承担人卫社的数字出版任务,目的是从根本上理顺数字出版业务运营机制。第二,发挥自身内容、品牌优势。 根植卫生、服务卫生 是人卫社的根本所在,也是人卫社内容、品牌优势的核心,数字出版同样要围绕医疗卫生、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内容进一步整合资源,为医药卫生事业发展服务。第三,数字出版业务不是某个单一部门的事情,而是整个企业的事情。因此我们确定了 全员参与战略 ,这不仅是业务发展需要,也是出版企业整体数字化转型的基础。最后,如前面提到的创新。上述四点应该说涉及产品、技术和市场营销等各个层面,以及学术、教育和健康科普等各个领域。

当然,制定战略固然重要,如果不能高效实施则全无意义。我们在规划中制定了进度表,对战略实施的各个节点进行综合考核评价。这种考核不仅是对战略实施团队的考核,也要分析实施中的问题,帮助协调解决各种问题,保障战略的顺利实施。

产品应贴近读者需求

《中国出版报》:我们知道,人卫社已经开发出一些数字产品,请问这些产品的特点是什么?未来整体设想是什么?

陈贤义:人卫社在传统出版领域的优势主要是医学教育和医学学术,因此我们在数字出版方面的产品也主要在这两个方面。教育方面,我们有两个相对成熟的产品体系。一个是医学考试辅导产品,主要服务于执业医师考试、执业护士考试和职称考试的广大考生。另一个是医学教学素材库,它针对医学院校的教学需要而开发,帮助教师编写出个性化、多媒体的教学课件和课程,非常受学校欢迎。学术方面,人卫社的西医图书数据库已经上线,目前处于市场导入阶段。我们知道,图书数据库与期刊数据库不同。期刊数据库是以查新、查全为目的,而医学图书数据库是以临床参考为目的,更强调内容的系统性、权威性,知识的关联性和检索的准确性。我们在开发西医图书数据库时,初步解决了一些基础性的问题,如医学词库、医学语义检索、医学知识关联和知识挖掘等,为实现真正的数据库功能奠定了基础。

为统一管理数字化产品,促进内容共享、用户共享,我们搭建了一个综合性的平台,叫 人卫医学 。未来,人卫社的大部分数字产品和服务将放在 人卫医学 上进行经营和服务, 人卫医学 也将因此成为人卫社的一个新的品牌。我们认为,只有把数字出版的 饼 快速做大、做实、做精,才能在未来获得持续的效益。

《中国出版报》:您认为医学数字出版有哪些特点?

陈贤义:本质上讲,医学数字出版与整个行业并无不同,都离不开市场需求和用户体验。但医学数字出版又有它自身的特点。首先,医学数字出版更强调知识服务。医学是一门强调实践的学科,变形等速率控制在实践中获取知识的要点在于问题导向性,就是基于为解决一个实际问题的目的而去获取知识。这对知识检索和知识挖掘有非常高的要求,也是我们在开发西医图书数据库时遇到的最难解决的问题。其次,医学数字出版更需要媒体支持。医学内容中有大量的图像内容、操作内容等,例如症状、心电图、超声、CT、核磁、手术、护理、解剖等,这些内容如果仅用文字描述,就会非常枯燥难懂,可能千言万语不如一张图片,这个特点在我们开发各类数字出版产品时都会体现出来。再次,医学数字出版更需要持续更新。医学是一门发展非常快的学科,很多医疗技术几年间就有非常大的变化。医生是一个需要终生学习的职业。因此,保证内容的持续更新也就成了医学数字出版的核心要求之一。

人才缺乏是利用不够

《中国出版报》:数字出版业务的核心是团队,但是传统出版社缺乏数字出版人才也是不争的事实,在这方面人卫社是怎么解决的呢?

陈贤义:人卫社有专门从事数字出版的业务人员,目前是我们内部最大的业务团队之一。这支队伍有两个特点:一是 五脏俱全 。团队包括项目策划、内容加工、技术支撑、市场营销、客户服务等多方面的人员,可以独立开展数字出版全流程工作。二是 来源多元 。团队人员多数来自社外招聘,而不只是社内调配。常常能听到 缺乏数字出版人才 的呼声,但我认为主要还是利用不足。中国的IT行业和互联行业,经过十几年跌宕起伏的发展,在无数的成功和失败中,培养出了大量优秀的人才,完全可以为出版行业所用,帮助我们实现出版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在人卫社的 数字出版战略规划 中,人才引进和培养是一项重要内容,是实现战略目标的重要保障。伴随战略规划的逐步实施,我们将在现有团队基础上不断扩充,到2015年,建设一支100人左右的专业数字出版队伍。

烧钱 事绝不能干

《中国出版报》:人卫社作为我国医药卫生出版的龙头出版社,目前看还是以传统出版为主,您将如何权衡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之间的关系?

陈贤义:我认为,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的关系是传承和发展的关系。我们将传统出版定位为人卫社的立社之基,将发展数字出版定位为兴社之路。前者是基础和保障,后者则是发展方向。在我们的数字出版规划中,我们把 全员参与 作为一个战略提出来,就是希望能够推动全体员工逐步参与到数字出版业务当中去,在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只有所有人员具备了数字出版的能力,数字化转型才能真正实现。但是,我们同时也承认,数字化转型不能一蹴而就,需要有一个过程。因此,我们更注重两者之间的互补关系,即传统出版是数字出版内容的源泉。反之,数字出版也在为传统出版提供技术服务,帮助巩固甚至扩大传统出版市场。

《中国出版报》:为使其他探索者少走弯路,请您从企业负责人的视角,谈谈传统出版社在数字出版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陈贤义:我们自己也在不断总结,希望能够给同行带来一些借鉴和帮助。一是顶层设计。在这几年的数字出版工作中,我们体会到,数字出版战略至关重要,战略如果出现了失误,企业会有很大的损失。战略制定有在我们研究的复合油墨几点需要注意:首先,发挥企业自身优势,注重传统出版核心价值的转移;其次,明确重点,有所为,有所不为;再次,要注重效益, 烧钱 的事绝不能”干。二是勇于实践。数字出版是一种经营模式,只有理论没有实践就成了纸上谈兵。数字出版还未到成熟期,积极探索、勇于实践才能获得真知。三是市场导向。做数字出版一定要密切关注市场变化,用心去经营。从市场出发策划产品,做产品的过程中逐步解决基础问题。要不断见到收益,见了收益才能点燃参与者的激情,迸发持续不断的创造力。

温州工作服制作
温州设计工作服
温州制作工作服
新疆订制西服